伊四四

Heaven knows I'm miserable now.

当净能多了俩师侄,一线天还不是一线天,那谁还不是那谁的时候(谁

借了净能一线天的人物个性也不一定完全像…当个AU看吧

no三角,no狗血。感情线只有震京(其实没有恋爱(只有撩(也没

先摆人设。

净能:弯弯眼的小和尚特招香客喜欢,算不上白切黑,也是不好惹,喜欢捉弄俩师侄

阿震:寺中小霸王(不是,人人唤一声小震哥儿,有点拽,大概谁的话都不听就听他小师叔的

阿祖:海归傻少爷有个功夫梦不好骗不要钱(其实不傻,一开始被那俩忽悠后来忽悠回来了

 

这是一个图文并茂的故事。

 

故事从老张、阿震讲起。

阿震是海风吹大的男孩子,有个爹老张没有妈,后来剃头匠老张讲少林寺方丈于自己有救命之恩,就搬去山下,有事没事上山免费给和尚剃头。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阿震也会剃头,老张给老和尚剃他就给小和尚剃。有次他给老张讲自己给一个特好看的小尼姑剃了头,老张笑懵了说傻儿子扯什么淡这山上全和尚没尼姑。

后来再上山,阿震指给老张看,老张说那是方丈座下大弟子净能别看长得白白净净自己亲眼见过他把一小偷踢飞七米五你可别当人家面儿瞎说下山我就带你找郎中看眼去。

眼疾好医,心疾不好医。阿震又问那只说他好看行不行,老张想了想说跟出家人说这也不太好。阿震纳闷和尚事儿真多夸好看都不成。

后来老张(莫名其妙)死了,阿震就上了山当了俗家弟子(“当和尚都不能被夸好看,我不愿意。”),平时也给和尚们剃头,论辈分还得叫净能一声小师叔。

他喜欢黏着小师叔,净能也喜欢带这小孩玩,俩人反正老在一块。

 

海归傻少爷是怎么上的山呢?

总之有天他不愿在阿美力卡呆了,非要去学功夫,爹妈拗不过,就把他送寺里了。

他也得叫净能师叔。

(只有上山第一天穿的那西装马甲)

一开始被净能阿震领着玩还挺高兴,后来才知道自己是被坑了然后就坑了回来然后循环

上山后吃素个子居然开始猛长

 

P2后续:

第二天有人跑去方丈那儿告阿祖练功偷懒的状。搞得他太阳底下扎了一上午马步。

“小师叔我知道是你。”

“我什么也不知道。”(真心的

“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假的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五年不短了

阿祖18岁,他爹妈不知哪听来的风声说天下马上要大乱要赶紧接他回去。

山上的日子虽然照样太平,阿祖还是要走。

走之前他讲,小师叔,阿震,等我回来。

爹妈没接到阿祖,因为他一下山就参军去了。

 

山上又只有净能和阿震了。

阿震17岁那年方丈找他喝茶。

喝完茶,净能发现阿震练功比以前认真了许多,一个人的时候也老在那比划,甚是欣慰,觉得方丈心理工作做的真好。

就是眉头有了解不开的锁,这心理工作怎么还把人整抑郁了呢。

 

天下是不太平了。

净能看着阿震长大(其实你们才差两岁好不好),看他棱角一天天分明了起来,把稚嫩磨成了沉稳,有天发现他肩膀也宽得能担起一片天,发觉小师侄真的长大了。

净能有次下山的时候给阿震买了把新剃刀。

他知道他总要走,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阿震要给全寺和尚剃头。

最后轮到了净能。

山上没镜子,净能闭着眼睛,剃刀在自己头皮上刷刷的飞。

“阿京,我要走。”净能想起少时跟阿震玩闹打赌,被逼说了自己俗家的名字。打水漂震得湖里满是波纹,倒影都碎了。

“我不求你等我,但我一定会回来。”

“好,我不等你。”

“但是这寺我可得守着,守着没事干,就等会儿。”

半天没声,他也不知道剃好没有,坐了一会儿,心里慌,想起身,被一只手按住了肩膀,轻但又不容拒绝。

“哎呀,”身后人突然笑了,“手艺生疏了,还有一点没剃好,小师叔等我一下哦。”

净能很清楚,那触感,绝对不是剃刀。

 

 

江湖上多了个一线天,用剃刀,千金难买一声响。

山上的日子越过越长。净能守着寺,偶尔会等人,直到他被挂在寺门的那天。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不管开头多么萌萌哒有大师兄无HE((挂门是假结局,等我拗成HE


评论 ( 5 )
热度 ( 33 )

© 伊四四 | Powered by LOFTER